在库尔德武装实际控制下的伊拉克北部产油省份基尔库克 (Kirkuk) ,将于9月25日举行全民公决寻求独立。

不论结果如何,全民公决的如期举行,已成为库尔德自治政府与巴格达方面斡旋的“筹码”,并可能引爆库尔德控制区石油出口利益分配上长期存在的矛盾。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第二大产油国走向分裂,发生地区性冲突冲击国际油价的风险大幅攀升。

库尔德自治政府手中掌握着伊拉克近一半石油产量

自2014年开始伊斯兰国 (ISIS) 在伊拉克境内疯狂扩张,并一度攻占北部重要城市摩苏尔,集中聚居在伊拉克北部省份的库尔德人孤立无援,在当地自治政府的指挥下成为了抗击伊斯兰国扩张的中坚力量。

过去三年中,在美伊联军和库尔德武装的步步紧逼下,伊斯兰国疆域向叙伊边境收缩;而巴格达与埃比勒(Erbil,库尔德自治政府的“首都”)之间,在收复疆土分配问题上的分歧也愈演愈烈。

库尔德武装从伊斯兰国手中逐渐夺回了基尔库克省的控制权。日产量逾100万桶的基尔库克油田是伊拉克的产油“心脏”,占伊拉克全国石油产量(432万桶/日)的近三成。

2014年7月11日库尔德武装收复该油田之后,巴格达方面就提出了严正抗议,称若库尔德自治政府不将油田归还给伊政府,将面临“严重后果”。

黄色:库尔德控制区 红色:伊拉克政府控制区 黑色:伊斯兰国控制区

9月25日基尔库克省举行全民公决 伊拉克政府不承认其合法性

将于9月25日在基尔库克省举行的全民公决,受到巴格达方面的强烈抵制,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公开抨击库尔德公决“违宪”,不承认其合法性。

今日(9月19日)伊拉克中央政府授权总理府“采取一切手段”保证国家的统一。库尔德自治政府领导人马萨德·巴尔扎尼(Massoud Barzani)驳斥了公决破坏国家稳定影响民族团结的指控,并誓言要将全民公决进行到底。

著名战略智库欧亚集团中东北非部门主管Ayham Kamel表示,“尤其是在Kirkuk油田的归属问题上,巴格达方面绝对不会允许分裂独立的情况出现。”

包括德国在内的部分西方政府反对公决的举行,认为公决结果将极大地妨害对伊斯兰国的联合作战,并导致伊拉克国内紧张局势升级。

以色列政府则公开表示支持公决,从地缘战略上将库尔德武装视作制约伊朗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重要缓冲。

美国政府对公决持反对态度,不过库尔德武装一直以来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双方合作关系在反恐战争期间贯穿始终。

佩戴“库尔德斯坦”国旗作为敌我识别标志的美军游骑兵战士

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自2012年与库尔德自治政府签署石油开发合同以来,一直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控制区开展业务工作。

巴格达当局强烈抨击雪佛龙这一决定,指出在没有中央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在该国北部地区经营的石油公司都可能被列入政府黑名单。

雪佛龙发言人在接受CNBC相关采访时表示,雪佛龙“寻求与所在国家的所有利益攸关方开展建设性合作,而任何全民公决都应由直接参与者投票决定”。

挪威油气公司DNO,奥地利OMV集团和英国海湾石油公司在伊拉克境内也有相关业务经营,目前均未就库尔德省份公决一事表态。

若伊拉克这个OPEC第二大产油国以全民公决为导火索走向分裂,这些跨国油企在当地业务必然会造成影响,甚至出现油田的全面关停,导致国际油价的大幅飙升。

四国边界3300万库尔德人的诉求:建立“库尔德斯坦”

伊拉克境内有近600万库尔德人,占伊拉克总人口的20%,世世代代居住在包括基尔库克在内的伊拉克北部省份,这其中有500万人注册在案拥有合法的投票权。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殖民列强瓜分中东,包括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伊朗在内的四国边境区域,共生活着多达3300万库尔德人,一直有着建立所谓“库尔德斯坦”的民族独立诉求。

两伊叙土四国边境居住着3300万库尔德人,寻求独立建国

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朗都坚决反对此次库尔德控制区的全民公决,担忧公决的举行会对本国国内的库尔德人口造成连带示范效应。

2003年萨达姆政权倒台伊拉克战争结束之后,库尔德人要求民族独立的呼声愈发强烈。但由于伊斯兰国的崛起,这一进程一度被打断。

由于国际油价的持续低迷,外界分析也始终认为库尔德控制区独立建国没有经济基础,但若围绕全民公决紧张局势升级,对全球油市将造成实实在在的冲击。

(资料来源:华尔街见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