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北京/巴黎10日综合电)中美新一轮贸易战开打,令各界感到担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呼吁采取快捷的解决方案,警告该贸易战对全球经济成长构成“威胁”。

目前未有迹象表明两国可以在短时间内修补所有分歧,达成最终的贸易协议。

一名熟悉谈判的人士向路透社表示,谈判的走向有几种可能性,一是中国做出某程度的妥协,在加税及报复后,依旧延长谈判;二是在相互分歧如此之大下,一拍两散;三、中国回到一周前双方谈成的文本协议,共同致力达成一份协议,以便在6月日本举行的G20峰会上签署。

路透社:中仅剩100亿美元商品可增税

去年中两国贸易战如火如荼之时,中国曾以牙还牙,对11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施以关税。路透社根据美国贸易数据估计,中国如今可能只剩100亿美元美国商品可以施加新增关税。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首席执行官罗曼认为,中美有80%的概率能达成协议,至少解决短期内的贸易争端,因为这符合全球两大全球经济体的利益。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幕僚的结论是只有双方在谈判里取得进展,他才会接见中国副总理刘鹤;先前几个月刘鹤每次赴美谈判后,特朗普都会接见。在此同时,美国贸易代表莱特海泽也致电国会成员,要他们做好达不成协议的准备,也确认调升关税会上路。

美国财经新闻网站CNBC报导,刘鹤这次前来华府谈判不再顶着“习近平特使”的头衔,可能暗示他已不若过去般有较多妥协余地。

法国财长勒麦尔周五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升级,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大威胁,也危及欧洲各地的就业。

勒麦尔向CNews表示,新一轮贸易战会导致贸易关税调升,全球商品流通量减少,法国及欧洲的许多就业将被摧毁。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亚太区董事经理泰勒表示,美国的举动加剧了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而中美之间的紧张也对全球情绪起到负面的影响。

他表示,更高的关税将导致全球风险资产的重新定价,收缩金融情况和拖慢成长。

中或被迫把生产线搬到东南亚

中国生产商则表示,进一步加征关税的宣布,对生产作业造成大混乱,并带来高成本、停业以及进一步把生产线搬到东南亚的情况。

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中国专家史剑道向法新社表示,中美双方对在公务用文件上,白字黑字地记录最终的协议条文内容存在认知上分歧。这是北京一直以来抗拒的。

他表示,这是双方最根本的误解。他称,特朗普在政治上受到挑战,故希望通过一份与中国的贸易协议来为自己背书,需要一份能清楚显示美国受惠的公务文件。但中国在这方面的意愿却没有那么高。

他指出,双方没有认识到彼此对透明度的容忍存在巨大的差异。

专家:中错判美的决心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贸易专家肯尼迪则表示,中国错判了美国迫切想要以任何代价达成一份协议的情况。

他说:“他们(中方)没有意识到当他们从谈判桌上抽离,放弃让步时,美方会对他们的作法采取这样的回应。”他警告,“双方估计错误的可能性是相当高的”。

据美国海关与边境保卫局表示,在午夜前离开中国港口和机场的逾5700种受影响的产品类别的商品,将会维持10%的税率。

此次加税对中国出口影响最大的是网络数据机、路由器等其他数据传输类商品,总价值超过200亿美元,其次为印刷电路板类商品,价值约120亿美元,且被大量用于美国制造产品之中。家具灯光产品、汽车零件、吸尘机和建筑材料等也将被加征更高的关税。

夏培罗:美国消费者企业“买单”

美国消费技术协会执行长夏培罗表示,此次加税将会由美国消费者和企业来“买单”,而非像特朗普所言由中国人来承担。他说:“我们的工业支持了逾1800万美国就业,但提高关税将会是灾难性的。”

特朗普星期日突然宣布将在周五向2000亿中国进口货品加征关税,从10%加至25%。此外,特朗普周四还表示,将开始起草公文,拟向此前中美贸易战中未触及的另外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

美国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5年来最小的。这很可能令特朗普进一步在贸易谈判中更大胆地对北京硬起来。

而一名中国央行顾问周五表示,华府对北京加征关税的计划可能将缩减中国的成长0.3%,但中国强大的经济对外部的打击已变得更有弹性了。

美态度骤变
中有难为也有不作为

就在中美贸易战有望达成和解之时,美国再以关税大棒痛击中国,据指出,美方态度骤变,是因中国在智财权保护与涉及结构改革等议题上反悔;关于这些,中国有难为也有不作为。

中美贸易战始于去年3月,双方迄今已进行11轮磋商。此次有报道指,中国毁约在先而引发美国采取大棒待之,并指中国“食言”的“硬骨头”课题,包括结构性改革、不再补助国企的政策,这与中国政府一手主导经济和国企垄断市场的“国家资本主义”背道而驰。更具体来说,一旦中方立场动摇,引发的风险危及中共能否长久执政。

其他中美贸易战以来,美方所提出要求,如中美贸易失衡、扩大市场开放等,中方分别采用“买买买”、放宽市场准入、降税等措施回应,但触及结构改革之所以难,是两股意识型态的对撞。而结构改革并非一朝一夕可达成,中方“想做和能做的”是两码事。

至于智财权保护,中国一旦在智财权让步,将引发“技术断供”,国家发展目标的实现就会受冲击。

中国难以严厉施行智财权保护有其“中国特色”因素,中国高阶政府官员、党员及亲属多少参与国企经营,以致在个别地域、行业都有保护主义。赝品和盗版商品可能是重要收入来源,智财权左右的,实则为银根。

另外,在对承诺的协议的执行上,中美也一直难拍案。中国的毁信,或有可能是双方对于落实协议的监督机制有分歧。

中可动用“非关税”手段还击

另有分析指出,一旦谈判失败,中国反制美国的关税筹码虽然有限,但仍可动用“非关税”手段还击。就如同孟晚舟案后对付加拿大般,比照“限加令”模式对付美国。

香港01周四发表文章指出,过去一年的中美贸易战里,中国看准特朗普寻求连任必须保住共和党票仓的心理,特别针对美国中西部的大豆、汽车等支柱产业进行“关税精准打击”。

而面对美国对中国增加关税时,中国即可扩大“非关税”手段,如孟晚舟案后,吊销加拿大特定油菜籽企业的进口许可等。上述“限加令”正可反映,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一旦订定目标,就能分头并进,既能使用各种政策工具,又能从清单中挑选对手最脆弱的一环。

而美国大企业中,波音和苹果正是最可能受中美贸易谈判失败波及。该文章称,中方是否会祭出“限美令”还待观察,毕竟贸易战升级外溢终究是两败俱伤。

全球GDP料跌0.5%

经济研究机构“牛津经济公司”(Oxford Economic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达科表示,美中之间所有货品若全遭关税打击,将使全球GDP在2020年底前减少0.5%,若升级为全面性全球贸易战,“料将引发全球性衰退”。

经济学家们也都打脸特朗普“关税是最佳替代方案”的说法,称证据就是美国消费者与企业已因他的关税尝到价格上扬的代价。

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长赫费尔本周稍早时表示,美方上调关税及双方谈判彻底破裂,恐会让美国股市从高点下跌10%到15%,中国股市则会掉15%到20%。

媒体周四聚集在距离白宫附近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外,追踪中美贸易谈判进展。(图:美联社)

锁定20大品项
美加征关税生效

美国上调2000亿美元的中国销美货品的加征关税税率

美国上调2000亿美元的中国销美货品的加征关税税率,于大马时间周五中午起生效。特朗普还威胁对额外3250亿美元进口中国货加征关税,影响重要中间设备和数百万美国民众日常用品。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统计的2018年数据,受关税税率由10%大涨至25%影响的中国货品,按进口额规模排名前10依序为:

电子通讯设备,191亿(单位:美元)

电脑电路板,125亿

处理元件,56亿

座椅除外金属家具,41亿

电脑零件,31亿

木制家具,29亿

静态换流器,27亿

塑胶地板,25亿

木框座椅,25亿

汽车零件,23亿

特朗普5日在推特发文还表示,有意“很快”对尚未遭贸易报复措施影响的其余所有中国销美货品课征25%关税。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数据,这部份货品依去年进口额排名前10顺序为:

手机,448亿

笔电,387亿

玩具、拼图和模型,119亿

电玩主机,54亿

映像管屏幕和液晶屏幕除外的电脑显示器,46亿

13.5吋以下平面电视、录放影机或其他播放器,45亿

随身碟和硬碟等资料储存设备,40亿

电话机零件,25亿

塑胶制品,24亿

多功能印表机,23亿(单位:美元)

不过,在20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上的中国货品,去年进口额由2017年的1880亿美元增至2060亿美元,超越原本估计规模,原因是出口商赶在去年宣布的关税实施前提前采购。

美方关税清单锁定的中国品项,去年实际进口额和宣布的规模不符。例如其余仍可能成为新关税课征目标的中国货品,进口额实已不到3000亿美元,远低于川普在推特所提的3250亿美元。

因此,特朗普新关税行动总体锁定的清单项目,去年进口额仅5430亿美元,不及宣称的5750亿美元。

中厂商:难抵关税上升代价
盼中美贸易谈判达协议

中美继续贸易磋商之际,美国向2000亿美元(约8221亿令吉)中国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生效,不少中国出口商密切关注贸易谈判进展。有部份受访厂商表示,若美国关税增至25%,他们对美的生意将不能继续。

中国沿岸地区有不少工厂制造销往美国的商品,如电子工业等的对美销售量目前已暴跌多达40%;中国于今年4月的对美出口量与去年同期比较,下跌13%。设于中国南部的吸尘机生产商销售经理安柏.陈(Amber Chan)称,其公司约有价值1亿美元(约4.1亿令吉)的商品正面临风险:“我很希望两国可以达成协议,我们无法承受关税上升的代价。”

受贸易和科技政策所限,不少中国公司均不愿公开谈论问题。但有5间中国公司的销售经理均称,他们已以把麻烦减至最少的方式调节及适应现行关税,但若关税再升就难以再与美国做生意。电脑荧幕制造商销售经理詹姆斯的公司约有3至40%商品售往美国,他说:“如果关税增至25%,我们就完结了。”

深圳电源转换器公司经理肖恩.杨(Shawn Yang)形容,中小型公司是最受关税影响的对象:“我们是在前线。很多公司的产品专为在美国使用而设计,很难转售往其他市场。”肖恩称有部份买家正等待贸易谈判结果才会下订单,但他有信心两国可达成协议。

美打贸易战关税收入飙高
付账是美消费者非中国

数码财经新闻媒体Quartz报道,美国政府的关税收入正在飙高。2010至2018年,联邦政府收取的关税持平在300亿至400亿美元(约1230亿至1640亿令吉)间,直到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情况骤变。

根据美国商业部经济分析局,由于2018年9月开始加征关税,依2019年第1季海关关税收入,预估全年可达750亿美元(约3080亿令吉),主因是对美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进口商品课征较高税率。

在2019年首季,关税占美国联邦政府全部收入的3.6%,占比远高于2018年同期的2.2%,以及2017年同期的1.8%。

特朗普称这些关税收入增加由中国支付。但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同意他不正确地描述收入来源。其实,更高的关税──由海外商品的进口业者而非出口业者支付──可能导致销售进口商品(或采进口零件商品)的公司必须提高售价,意味最后由美国消费者间接支付关税费用。

标有“中国制造”的利优比(Ryobi)品牌电动工具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家零售店待售。(美联社照片)

习近平加持11次赴美协商
刘鹤是中方不变代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口承认“非常重要”的人、中国谈判代表刘鹤再度赴美磋商,尽管谈判过程并不顺利,也曾被质疑经验不足,但刘鹤始终稳固的谈判代表身份,证明中国最高领导对他的信任。

2018年2月底,刘鹤首度赴美协商,甚至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没见到面,其率领的团队也遭批评经验不足,以致间接造成之后中美贸易战开打,美国向中国340亿美元(约1398亿令吉)产品征收高关税的结果。

不过,自2018年3月中美贸易战爆发,刘鹤与美国共进行了11轮高级别贸易谈判,始终领衔。相较之下,美国则经历了几波的人事调整:一开始是美国财长姆钦和纳瓦罗搭挡,之后又换成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最近则是姆钦与莱特希泽。

刘鹤“中方牵头人”的地位不仅屹立不摇,2018年5月赴美磋商时,还多了“习近平特使”的头衔,证明他在中国对美贸易商谈中的地位。不过,刘鹤本人低调不上镜头,中国媒体也鲜少报道刘鹤,这位执掌中美谈判重要人物的风格、手法,以及谈判策略,外界仍是雾里看花。

2013年5月,习近平曾向到中国访问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伦介绍刘鹤,称刘鹤“对我非常重要”,外界才开始关注起刘鹤。

刘鹤真正浮出水面,出现在聚光灯下,是在中共十九大后,出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兼任中财办主任以及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也无悬念地被公认为习近平核心经济智囊。

是幕后智囊、幕僚,刘鹤因此更添神秘感,这也是中国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的策略与风格,中美闭门谈了什么,双方的争执点,中国官方从未在类似问题上提出说明,当然更不可能从刘鹤等谈判成员处透出端倪。

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刘鹤仍将稳坐中国谈判代表的位置,面对接下来更加艰难的中美贸易磋商,刘鹤对习近平将不仅只是“非常重要”。

美方快狠准谈判强人
莱特希泽让中方胆寒

中美贸易谈判日前风云突变,造成陆股溃跌、全球股市震撼,表面上的原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纸扬言加征关税的推文,但背后出主意的其实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这位谈判强人最让北京胆寒。

综合法国国际广播公司(RFI)和路透社报道,71岁的莱特希泽是中美贸易谈判美方关键人物,他和特朗普都对中共政治体制充满怀疑,丝毫不愿妥协。

5月3日,当中方寄来大幅修改后的贸易协议草案,莱特希泽阅毕迅速建议特朗普提升惩罚性关税,作出反击。

据报,莱特希泽的意见几乎是个“终极建议”,但他丝毫没有犹豫。一直持温和态度、主张妥协的美国财长姆钦后来也站在莱特希泽这一边。

对于贸易谈判,美方原本一直由商务部长罗斯和姆钦主持,但了无进展。特朗普因此将任务交给莱特希泽。

美国贸易代表是白宫重要阁员,也是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的代表。莱特希泽两年前接下了这职务。对了解国际贸易的专家来说,莱特希泽的名字并不陌生,他曾于里根政府时代出任美国贸易副代表。

莱特希泽理念上与特朗普一致,在他看来,自由贸易没有边界。

莱特希泽(左)和姆钦。莱特希泽的意见几乎是个“终极建议”,但他丝毫没有犹豫。一直持温和态度、主张妥协的姆钦后来也站在莱特希泽这一边。(图:美联社)

目标是终结“不公平”贸易政策

面对中国,莱特希泽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迫使这个亚洲巨人终结美国眼中“不公平偷窃型”的贸易政策。

他指责中国窃取智慧财产权、强迫美国企业技术转移,实行的完全是“国家资本主义”。这番表述深受共和党人赞赏。

莱特希泽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在去年底一次罕见的访谈中,他表示,“美国拥有先进的技术,在技术领域,美国善于创新,美国很卓越”,因此绝不能向中国让步。

他的这个信念最后成为美中谈判的重中之重。

报道说,莱特希泽不是喜欢许诺的人,他看中的是行动。有别于喜欢在镜头前显耀的特朗普,这是一个秘密的、谨慎的谈判家。

这位老牌谈判家参加过1980年代美日贸易谈判。那场贸易战严重冲击日本经济,负面影响持续数年。

颀长的身躯、灰蓝锐利的目光,熟悉者中有人形容莱特希泽易怒,但更多人认为他有魅力和幽默感,“智慧过人”,很受尊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